填补夏秋季节草莓空白,中国人自己的草莓品种诞生

基建狂魔,

线上支付,

共享单车等,

每一项都彰显着中国在世界人心目中的形象。

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的发展速度。

但是任何事件都有光与暗,

中国暗的地方应该就在农业发展方面了,

确切的说是农业品种研发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国内近些年掀起销售狂潮的丑八怪(不知火)柑橘、耙耙柑等柑橘新品种,是参考了日本80年代培育的品种。

而其它畅销的水果品种也大都源自其它国家,中国本土的培育的新品种几乎没有

这是什么概念?

如果我们农产品不做新品种研发,未来就只有一条路,为洋人买单。他们给我们吃什么,我们就只能吃什么!

中国草莓界的尴尬:品种专有权严重匮乏

在农业界,有一个公开秘密,那就是中国的草莓大多引进于日本。

日本人本着“变态般”的认真,培育了312种草莓,满足了各种消费人群、消费场景的需求。

目前中国市面上能叫得上名字的畅销品种,红颜、章姬、丰香、鬼怒甘、京藏香、女峰、雪里香、桃熏等,基本清一色都是日本草莓。

这对于中国的草莓基地来说十分不友好,现在中国但凡做得大一些的草莓基地都在担心品种问题,没有专利,只能靠进口种子,品种更新没有计划,对于市场的掌控更加没有办法。

万一哪一天人家不让种了,提高种子价格了,又或者更新出更受市场欢迎的新品了,这些对于基地来说都是不可承受的打击。

尤其是白草莓这种高端品种,日本多年独树一帜,没有第二家能与之抗衡。

这样的市场行情已经维持多年,下一步,中国草莓应该往哪里走?继续受人掣肘,还是在荆棘丛中开辟一条可走之路?

历时8年驯化野种,培育中国独有的菠萝莓

陈丽晔老师是经济学博士,最初是大学老师,后来进入生物制药公司,拥有30余年的科技项目管理经验,是我国提出“用生物制药的精神与标准做农业项目”的第一人。

8年前开始跨行,因为之前工作的性质与严谨习惯,她选择从事农业中的高科技部分——品种研发

8年时间,陈老师与丈夫张林祥老师创立了上海喆畋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汇聚了多个生物与农业行业的博士,他们长期从事植物基因多样化培育新物种领域的研究与新品种研发工作,在品种研发的未知领域探索

这些年喆畋投入了近8000多万一直致力于研发中国人自己的草莓品种,经过多年野生植株驯化,成功研发出了富含“菠萝蛋白酶”白色草莓新物种与适合亚洲大部分地区可以一年四季栽培的草莓新物种,填补了我国夏秋季节无“高品质鲜食型”草莓的空白!

现在菠萝莓品种与品质已经稳定下来,且已在中国多个基地试种,效果很好。

“这个是我们国家第一个新产品保护品种,经过农业部指定的验证中心—上海市农业科学院(农业农村部植物新品种测试(上海)分中心),实验了两年,也经过了相关专家的评审,我们今年应该能够拿到专利权,验证历时3年时间,品种研发2012年开始,共历时8年。”陈老师说。

“其实水果行业涉及到上游的时候,就不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了,有很多的因素干扰,你还要去找一个任何人都没见过的东西,那就更难上加难。我们还比较幸运,尽管历经艰辛,我们还是最终把这个东西变成了一个大家喜闻乐见的商品。这对于我们研究者来说是一个阶段性的嘉奖。”陈老师笑着说,眼角满是对于这款白草莓诞生的喜悦。

陈老师说:“不论是国家发展,还是农业发展,我们应该把产业发展放在长版上,以后不论中国农业如何走,我们还是应该有自己核心的技术与品种。”

“我们希望通过几十年积累的知识以及对于产业和价值的思考,能够做一些和别人不太一样的东西,所以我们斗胆尝试了这个领域,历经了八年的时间,培育了这一些产品,过程非常艰辛。”

喆畋也经历了混沌期,有时候也会很迷茫,比如花了很多钱,派了很多团队,漫山遍野去找野生品种,但是在第一轮驯化的过程却并不理想,但是已经投入了很多钱,不可能放弃,所以只能继续进行资金投入。

而且植物有生命周期,一做就是一年,这个路太长了,太艰辛了,所以喆畋也想过去做转型,他们试过种色拉菜,做过采摘园,但是结果也不尽如人意。

因为菜的供应无法只供应一种,品类多了,量却也起不来,成本还居高不下。

“这个过程给我带来的启示就是,我们到底是要做生意,还是要做事业还是做产业。因此我们还是选择回到自己本业。做事业可能只需要20年,但是做产业可能百年都还在打基础,比如现在的都乐就是百年以上的企业。”

现在的喆畋已经有了很多头衔,博士农场、上海市科技“小巨人”企业、上海市“专精特新”企业等等。小巨人企业上海每年只有200个,喆畋去年是200家企业里面唯一一家农业企业

最后,陈老师表示:“我是中国90年代第一批高级白领,但是我现在称自己为绿领人,我认为科技是产业振兴的原动力,这句话我是真正的把他贯穿到了企业的骨子里。”